• 主页
  • I生活画>
  • 【做书的艺术(上)】金庸请人代笔的下场让阿紫死了好冤枉 >

【做书的艺术(上)】金庸请人代笔的下场让阿紫死了好冤枉

浏览次数:537发布时间:2020-06-12 05:21:08文章分类: I生活画

【做书的艺术(上)】金庸请人代笔的下场让阿紫死了好冤枉三毛的长信也是本拍卖会的重点拍品。

「书是一个商品——交换的标的物,是知识的载体,也是一件独立的艺术作品。」今年拍卖会的策展人林皎宏(笔名傅月庵)这幺说。过去藏书的行为便是将书当艺术品看待,装帧、设计和排版,都是艺术家的心血,「像这本明代万曆年间的《西厢记》木刻本,有时候也不是真的要拿来读,每次想到就可以翻翻,看这崔莺莺木刻版画多麽细緻美丽。」另外一本被称作「世界上最美丽的印刷书籍之一」的西洋古籍《寻爱绮梦》,製作时期跟明代木刻本《西厢记》相当,有令人惊叹的活字排版技术跟精緻版画,也是1位藏家跑遍各地拍卖会追了整整6年,才有缘分把该书带回台湾。

明代万曆年间《西厢记》的崔莺莺木刻版画。

金庸小说最早是在报纸连载,最早连载的系列就是《神鵰侠侣》,明报也是因为刊载金庸,才变成大报之一。后来他开始有名气,每週的连载就会出成一回的三毫子书,最后才钉起来集结成书。连载小说会随读者的反应、不可测的因素,产生弹性更高的内容。关于不可测因素即有一则轶事。有次他要出国,当时通讯不方便,便请倪匡代笔,没想到倪匡原本就看不顺眼阿紫这个角色,在代笔过程中就把阿紫弄死了。金庸回来后好气又好笑地问倪匡,为什幺要把他的阿紫弄死,倪匡只淡淡答:情节本该如此。

1959年报纸还没有照片,每篇文章都要配照相製版的插图。有一天金庸突然生病没办法写,读者全部写信来问,编辑室只好特别写一篇读声明,请大家稍待,明日就会继续连载。金庸小说的三毫子书版本。金庸小说的精装版本。

日本出版社希望重新出版谷崎润一郎的文章〈少年〉,找来知名画家镝木清方设计插图,昭和45年时(西元1970年)用和纸印成精装本,限量380部。镝木清方是昭和时期着名的胶彩画家,因为欣赏谷崎润一郎而乐意将书本当成画创作,此举更凸显书本作为艺术品的价值,

谷崎润一郎与镝木清方的绘本版〈少年〉。〈少年〉内页中镝木清方的画作。

竹久梦二是日本大正浪漫时期,和纸画家的代表人物。日本的浮世绘传统,是画家先画好一幅画、再有雕版师父,版画师的合作,才能製作出来,一件作品经多位艺匠之手,如此形式也影响到后来的日本漫画,有编剧家、草稿、上色画画等细分的工作。竹久梦二过世后有个「梦二会」,每过一阵子就会公布竹久梦二生前还没製作成版画的的肉笔画。梦二会便将京都系列的肉笔画再製作成版画,购买的人一个月会收到一张,为期一年,最后再将12幅画作装订成册。无论是纸质、多重色彩或是版画凹凸的细节,都令人惊叹。

梦二会将竹久梦二生前的肉笔画转变成版画。

还有一位大半辈子待在台湾的日治时期的日本人西川满,人称「限定本之王」,他把手作书当成是表达自己艺术的形式,自己做书、自己写小说和诗、自己作画,还成立「妈祖工坊」印刷社,因为对台湾的庙有浓厚的兴趣,最早创的杂誌便叫《妈祖》。日治时期结束,他被遣返回日本后,仍对台湾念念不忘,便作了一本关于板桥林家花园的书,该本精装书用的纸到插画,每一页都像一幅画作美丽。并于书本资讯页他写:昭和十年(西元1935年)开始企划;直到1978年才出版这本书,是一本思考横跨近半世纪才成型的书。

西川满的手作书作品。西川满很喜欢台湾的庙宇文化,遂将自己的印刷工坊取名为妈祖工坊,也说明台湾的日治时期印刷产业就十分蓬勃。西川满回日本后对台湾念念不忘,策划製作的林家花园书籍。此书为限量版,内有大量林家花园风景的手工版画。